闲云.咩咩叫的猫一只

【韩叶】野狐禅 (6)

章六


“阿嚏!”穿梭行走在山野间的叶修一个接一个的打喷嚏,抬起前爪挠了挠鼻子,他煞有其事地对跟在旁边的叶秋说:“看到没,这是有人想哥了。”

 

叶秋很是佩服他这个脸皮:“你敢不敢绕回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想你还是骂你?”

 

叶修斩截利落地一挥爪:“不用看都知道,肯定想哥想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。”

 

叶秋很震惊地看着他哥:“你怎么那么厚脸皮!”

 

“脸上那么多毛呢,哪能不厚。”叶修不知从哪儿变出个烟卷,叼在了嘴里,随着他小跑的动作上下颠啊颠。

 

叶秋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模样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好不容易熬了百来年,顺顺利利修仙多好…这当口非要去做人,你这不是、不是…”

 

他绞尽脑汁地想出个词:“误入歧途了嘛!”

 

叶修“哈”一声,差点喷了烟卷,用看文盲的眼神看着他弟弟:“没文化真可怕。”

 

“你有文化好了吧!”叶秋嘟嘟囔囔地说道:“敢问读过几年私塾啊?”

 

“知道你没文化也不要急着暴露出来嘛,”叶修谆谆教诲道:“现在都念小学,知道了吗?小学后头还有中学大学,够你念个十几年的。”

 

“我念那玩意儿干嘛——等等你那烟哪来的!”

 

叶修用力嘬了两口那根本没点着的烟卷,洋洋得意地竖起了尾巴:“临别纪念品。”

 

偌大的山林里回响着叶秋的哀嚎: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混蛋哥哥啊——”

 

 

不幸看上了这位混蛋哥哥的人此刻确如叶修所言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。但绝非是想他想的——实在是拌面酱里辣酱搁多了。用手掌狠狠揉搓了一把眼睛,韩文清起身去橱柜里找蒜头。结果蒜头没找见,还发现少了一盒烟。

 

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某个家伙走的时候顺水摸鱼了一把。哼了一声,他拉开橱柜抽屉,从隐秘角落里摸出与那消失物品同款的另一盒香烟来。他是不喜欢烟味,但并不代表着他不会抽。

 

点起了一根香烟叼在嘴里,他嘴里泛起了焦苦味道。缓缓地喷出一口烟雾,他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王八蛋狐狸!”

 

 

最先意识到不对劲的,是离韩文清最近的一拨人,换言之,就是张佳乐、林敬言和张新杰三个人。

 

开春后恢复工作的第一天,村委会的四位干将便聚齐在了办公室里开会。宣读了一下新文件、解读了一下新指示、商讨了一下新思路,开动脑筋的同时肚子里的早饭也急速消化着,不到中午便个个都是饥肠辘辘。好不容易熬完了上午场,林敬言看了眼手表:“诶到饭点了啊,今天排的到谁去拿饭了?”

 

“是我。”韩文清应了一声,便起身去食堂拿饭。

 

他前脚一出门,后脚另外三位干将便头碰头地凑到了一起开起了小会。

 

“有没有觉得老韩今天有点怪怪的?”明知韩文清不在屋里,张佳乐还是压低了声音,鬼鬼祟祟地说。

 

“那是相当的怪——”林敬言拉长了调子说道:“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,就感觉比平时还吓人,我都快不敢抬头看他了。”

 

“他念文件的时候那口气跟缴枪不杀似的…我差点就要举白旗投降了。”张佳乐不胜唏嘘。

 

两个人齐齐转头看向了一直没言语的张新杰:“副队,你怎么看?”

 

张新杰一贯的镇定,经过了一番思索,他言简意赅地下了结论:“出事了。”

 

不等他们集思广益地做出进一步的分析与探讨,韩文清已经提着饭菜回来了。四个人像上次聚众打牌一样,围着方桌坐的整整齐齐,各自端碗持筷,吃得默默无语。

 

村委会食堂的伙食很不坏,肉菜俱全,米饭敞开供应。今天的主菜乃是一道红烧鸡,盛在大钢盆里,数量与卖相都很可喜。

 

然而今天的气氛着实压抑,张佳乐也顾不得张新杰一贯食不言寝不语的教条,故作轻松地找了个话题打破僵局:“那个什么…老韩,新年过的不错哈?”

 

韩文清正鼓着腮帮子咀嚼米饭,简简单单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夹起了一筷子红烧鸡,张佳乐从鸡想到了黄鼠狼,继而想到了韩文清家那只大狐狸,便兴冲冲地换了个话题:“诶对了,老韩你家那只狐狸怎么样了?叫叶修那个?哈哈过个年是不是变肥了…”

 

在韩文清的瞪视之下,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得越来越低,说到最后,他简直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去。天可怜见,他招谁惹谁啦!

 

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,末了低头继续挟菜扒饭,语气很平静地说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

林敬言和张佳乐同时大喊出声:“走了?!”

 

韩文清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:“对,走了。”

 

看他沉郁的脸色,谁都没好意思进一步地追问——走了,是怎么走了?被主人接走了,还是自己跑走了?总而言之,是不得而知。

 

林敬言没来由起了点同情之心,不由自主地安慰道:“老韩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那什么…你看开点哈。”

 

 “嗯。”

 

“队长,这时候理想的应对方式是采取替代方案,”张新杰颇为热心地提议:“所以,要不要考虑养鸡?”

 

“用不着,”夹了一筷子鸡翅膀,韩文清发动一口好牙齿,将其中炖的软烂的小骨头也一并嚼碎了。嘴里发出喀拉喀拉的动静,他冷冷地说:“总有一天把他逮回来。”

 

其他三人看了他那乌云罩顶似的神情以及要活吃人一般的凶恶姿态,达成了不再追问的默契。同时一致的认为,如果那只外号“叶修”的狐狸真的不幸落网,一定会被韩文清扒皮做成围脖。

 

 

俗话说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过年前他顶着一只狐狸东奔西走的新闻在十里八乡传了又传,已经成了旧闻。而今到了春天,又传出他家那只狐狸跑了的消息,顿时将旧闻也一并翻了出来,两厢对比,让人总觉得他这是被讹了。

 

旁人不知他在其中花费的心思,只当他是被讹去了不少粮食。然而光是韩文清被讹了这一事情本身,已经足够让人大吃一惊了——凭韩文清悍匪一样的形象与气质,不去劫人已经是谢天谢地,居然还有人敢讹他!?

 

尽管听说做成了这桩壮举的罪魁祸首已经潜逃,但大家仍然按捺不住八卦的心思,互通有无地交流着第一手第二手乃至不知道多少手的消息,将韩文清家这桩新闻兼旧闻炒了个热火朝天。同时也有一小撮勇士,竟敢当面去问:“听说你家狐狸跑了?”——都被他一眼瞪得漏了气,落花流水一般自己逃窜了。还有那热心人要送他狗崽做新宠,通通被他严辞拒绝了回去。

 

韩文清算是彻底明白了何谓人怕出名猪怕壮,同时对人类热爱八卦的天性感到了深恶痛绝。队友们对他这个状况都是爱莫能助,只有张新杰根据各方面事实理论做出了分析,断论这桩逸闻的热度不会超过夏天去。

 

果然如他所言,临近夏天时,韩文清总算得到了彻底的清净。而他在守株待狐的同时也没闲着,看完了整整一套白话版聊斋志异。众多狐狸精的故事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,最终提炼总结出了一个中心思想:狐狸都爱吃鸡,狐狸都想变人。

 

豁然开朗之后,韩文清果真去买了几只鸡崽子,圈养在院子里,每天悉心喂养着,将鸡崽子养得又肥又壮,让人望之即流口水。

 

于是,在乡政府的走廊上看到隔壁村生产队队长王杰希的时候,他下意识地就伸手把这位兼职十里八乡算命半仙的家伙给拦住了。

 

王杰希赶忙倒退一步,抬头一看对方那纠结面孔,差点以为韩文清终于不负众望,选择了光天化日抢劫的犯罪道路,“韩队长,有事吗?”

 

韩文清自己都觉得这话有点问不出口,然而犹豫再三,他还是低声问出了口:“你…知道狐狸怎么变成人吗?”

 

“…这个么,”王杰希说:“生物学已经告诉了我们,人是猴子进化来的。至于有没有狐狸进化成人,这个进化论暂时还没讲。怎么,韩队长最近对生物科学感兴趣吗?”

 

韩文清点了点头:“对不住,别往心里去。”他正要走,却被王杰希拉住了。扭头一看,正好对上了对方那双据闻能够见鬼神知天命的大小眼。

 

王杰希轻轻一笑:“刚才说的是科学上的说法,韩队长既然来问了,那么有没有兴趣听听不科学的说法?”

 

“妖怪修道也分什么道,有的分仙道,有的修人道。修人道的自然是奔着修成人形去的,不需要多深的道行就能达到目的,相应的劫数也没那么严重。然而修仙道的,那没有百来年的道行都不可能。而且修仙道须得是原身,化了人形的就别想了。如果有妖精半路从仙道转去了人道,不光前面的修行白费了,还得应道天劫。”

 

站在乡政府大院里,头顶红星与国徽,却在讨论封建迷信的一套,这场景真是诡异极了。韩文清硬着头皮往下问:“天劫…是怎么个劫法?”

 

王杰希轻描淡写地说:“天劫嘛,就是天打五雷轰咯。”

 

韩文清眉头一紧:“要是没扛过呢?”

 

“变烧烤。”王杰希很好奇地问,“怎么,韩队长突然对这方面起了兴趣?”

 

韩文清憋了半天说:“…聊斋志异看多了,有点兴趣。”

 

“这样啊,”王杰希笑了笑,“那我跟你推荐点书吧。”

 

低头摸出个笔记本嗖嗖地开了一列书单,王杰希撕下纸递给韩文清,同时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:“韩队长,我看你近来红鸾星动,可是好事将近的征兆啊。”

 

韩文清接过书单,很镇定地回答道:“好说。”

 

 

 

叶秋觉得他哥下了一趟山回来整只狐画风都不太对了,叨逼叨的程度上升了不只是一点点。而其他妖怪则是直接觉得这家伙疯掉了,以前揍完人拍拍屁股就跑,现在可好,动了手不算完,还喋喋不休地念一堆听不懂的话。

 

“我说叶修,咱们又不当人又不下山的,学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啊?”一只被他摁住念了半天毛主席语录的兔子精泪眼汪汪地问。

 

叶修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翘着二郎腿:“主席说得好,古为今用,洋为今用,百花齐放,推陈出新嘛。”

 

“不是,你老说主席说什么主席说什么的,这个主席到底什么人嘛?”

 

叶修思考过一番之后,十分深沉地说道:“本朝的开国太祖。”

 

路过的叶秋忍不住想扫他一尾巴:“你哪儿学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!”

 

“一看就知道你没学习过红宝书。”叶修依旧叼着不着火的烟卷吧嗒吧嗒,“看你们一个个又没文化思想又落后,哥真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啊——”

 

“那么喜欢人类那一套,你早那么些年干嘛啦!没准现在都能跟王杰希一样下山当个村干部了。”

 

“哥是那种狐嘛?”叶修摊平在大石头上,满不在乎地挠了挠肚皮,“大眼那鸟,哦不鸟人,不远万里跑到村子里种地算命,这是什么精神,这是神经病的精神。”

 

叶秋冷眼旁观他那个懒样,“我看你比人家精神病得多了。”

 

“我这是共产主义精神,你这种落后分子我不想跟你讲话。”

 

叶秋嗤之以鼻:“行了行了,想那个凡人了就直接回去看两眼呗,至于跟成天搞这什么马列主义,拐着弯儿的抒发思念之情嘛。”

 

“不要。”

 

“为什么?”

 

想了想韩文清那张天怒人怨表情的面孔,叶修龇出了一口白牙:“老韩同志肯定会动手啊,搞不好还会给整扒皮了做成帽子围脖啥的。为了防止党员同志走上犯罪道路,彻底打消他的犯罪念头,哥只能变成人再回去啦。”

 

叶秋翻了个白眼:“你那么有自信能成事啊?”他没能说得出口:现在不回去,以后指不定还能不能回去了。对于眼下的情势,他们哥俩心里都跟明镜似的——凭着叶修百来年的仙道造诣,眼下突然拐弯去修人形,无异于登山登到一半跳崖扎水里游,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。如果失败了,最轻也得是个打回原形,做只人事不知的傻狐狸。

 

叶修叼着烟卷,呼出一口不存在的烟,云淡风轻地说:“生死由命,成败在哥。”

 

“在你什么在你!你能比天大啊!”看他那个吊儿郎当的架势,叶秋突然就来了火,不顾形象地炸了毛。“我告诉你啊,不管这次能不能成,我都把你直接丢他家门口去!反正我是管不了你了,谁能管谁来管!”

 

    抬爪挠了挠他弟那颗毛绒绒脑袋,叶修笑了起来,“那可不行——”他优哉游哉地说,“你可不得通知老韩一声,叫他煮好了鸡公煲,哥才能凯旋归来啊。”


—TBC—

进度条~一路~狂奔~

多亏了友人不然我要卡文卡死()

预定周日开宣~

评论(8)

热度(193)